大美中国


发布日期:2018-10-11 作者:李晓 信息来源:常德日报

我的新中国,在这个最美的秋天,迎来了69岁的生日。我的新中国,一寸山河一寸爱。

秋天的一个夜里,我半夜起床,凝望着墙上的一张地图出神。我忍不住开始一点一点地抚摸着地图,河流山川,铁路公路,高原丘陵……这是一张中国地图,它住在我的心房。

我的中国,它的每一寸土地,都融入了我的血脉。我的中国,它的每一次心跳,都触动了我的灵魂。

我的中国,她奔腾的大河,逶迤的山脉,苍苍的森林……这些动脉一样的曲线,在地图上蜿蜒流淌,浩瀚星空一样让我深情凝望。我在这辽阔大地上,去寻找最美的瞬间,最美的常态。因为,是他们,让祖国在梦想中前行的姿态更美,更生动,也更有温度。

我把目光投向中国最广袤的乡村。一个70多岁的老农,他吆喝着一头牛在田野里耕耘,他的额头,和田野一同隆起了皱纹,花白的头发,像覆盖在草叶上的霜。但我分明看见了,这样一位与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的老人,对土地的感情最深,他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像风掀动着溪水两边的稻浪。在乡村,我还看见一个在地里劳动过后的妇女,她淌着汗珠敞开胸怀奶孩子,她的胸前有稻草屑,还有泥土,孩子贪婪地吸着乳汁。这样的母亲,和劳动的他们一样,是中国乡村大地上最美的风景。

在机器轰鸣的车间,我问一个大学刚刚毕业的男孩,你愿意到工厂上班吗?他快乐地笑了,很好啊,一个人就是一颗螺丝钉,铆准自己的位置就是了,不要嫌小,一个人的一生,哪有那么多轰轰烈烈、气吞山河。同我告别时,他仰起一张青春的脸朝我灿烂地笑着。有许许多多这样的人,从来没在聚光灯下闪现过一次,默默无闻的他们,同样是中国最美的面容,他们的声音,同样是中国好声音。

在昏暗的矿灯照射下,他麻利地躺在井下,娴熟地用凿子凿着头顶上方的煤层。煤块松动,煤渣掉在满是汗水的脸上,他用手抹了一把,再凿。这个人姓刘,我曾经访问过他,后来,和他成了朋友,他是一个普通的乡村教师,为了资助山里的贫困学生背着书包翻过山梁上学,他下井挖煤3年,苍老的容颜,是煤块燃尽后的浮现。

想起那年,我看感动中国人物评选。四川甘洛县大桥乡二坪村是凉山北部峡谷绝壁上的彝寨,李桂林、陆建芬夫妻把知识的种子播种在彝寨,在最崎岖的山路上点燃知识的火把,在最寂寞的悬崖边拉起孩子们求学的小手,19年的清贫坚守,沉淀为精神的沃土,让希望艰辛地发芽。他们像一块煤,默默燃尽自己,那光亮,是中国大地上最美的火花。

还有西藏聂拉木县樟木镇的一个小村庄,一个低矮的老房院头,女主人叫次仁曲珍。她从1965年国庆节开始,每天坚持在院头升国旗,一直坚持了47年,老人用这种方式,表达着对一个国家的热爱,2013年春天,这个103岁的老奶奶,她在最后一次升起了国旗后的第三天,离开了她热爱的这个国家,滚烫的那片土地。当我在电视里看见这个面容沧桑的老人时,我明白了,红旗下这样的面容,也是中国最美的守望。

最美的中国,最美的笑容与人群,实在是太多太多。是一个深山邮递员骑马送邮件的背影,是海岛边疆卫士的飒爽英姿,是一对瘫痪30多年恋人的相守,是一个军人跳下大桥的施救,是一名女教师奋不顾身冲向学生自己却被轧断了双腿,是那位托举高楼摔下小孩的美丽妈妈,是每天产房里传来的婴儿啼哭声,是一个对弱小动物爱怜的眼神……

在这种温暖的寻找里,我发现,正是这些美丽的中国人,合奏成了一个国家的宏大篇章,谱写了一个大写的新中国。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