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岁岁映山红


发布日期:2018-04-28 作者: 晓寒 信息来源:常德日报

  又是一年,映山红开。

  那么慢,那么轻,像是最后的春风剪碎的一段柔情。

  它躲在田角,河岸,悬崖之上,默默地打量着周围。远处,燕子在屋脊上呢喃,蝴蝶看中了一片叶子,飞行即将终止,几只山雀飞来飞去,还是像昨天一样叫着。雨落到半空,被点着了,冒出蓝色的烟。青山舒展,土地安静。一声牛哞,像是送别,春天渐行渐远。

  日子多么美好,溪流歌唱,云朵饱满。屋檐下,雨水嘀嗒地响着,田里的草和树上的叶子一天比一天绿,山上的新竹,唰的一声,又掉下一张壳。

  湿润的空气铺满了小路,脚步越来越快了。从来没有怀疑过,路的尽头,不是明天。

  雨把映山红洗得越发妩媚,之后,停了。雨点儿留在上面,在被太阳带走之前,会轻轻地喊另一场雨。几只红蜻蜓是映山红招来的,雨后的晚霞是它招来的,河里的红鲤鱼也是它招来的。它慷慨地挥洒着自己的色彩,唯独把香积攒起来,留作种子,一粒种子,可以播种一世深情。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那时,我和一个女孩年年去看映山红,我们一朵一朵地数,一朵一朵地喜欢,无所畏惧的年纪,从未想过失去,总是相信,再卑微的泥土,也会开花。后来,和我一起看映山红的女孩不见了,再也找不到了,我给了她一个世界,她还给我一个背影,我以为那一次她要远走天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慢慢老去。结果她哪里也没去,又回到了我心里,健康地活着。

  看到映山红,最好的方法是安静地路过,不要回头,不要长久地凝视,一朵花里藏着一张脸,那是儿时的伙伴,邻家结着长辫子的姑娘,满地参差的小竹笋,一叶吹在牛背上的柳笛。惆怅始终都在,像一枚胎记,走着走着,就到了不忍看花的年龄。

  不要在异乡看映山红,就算不再有冰雪,草垛已经化成了灰烬,还有炊烟在屋顶上升起,母亲的呼唤穿透了暮色,一盏煤油灯照亮了那扇木窗。有些风景,不宜在他乡相逢,就像身体里的山水,经不起一次又一次告别。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