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 道


发布日期:2018-05-18 作者:唐波清 信息来源:常德日报

  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葡萄园,农家乐。这是我老家的一幅素描。

  已将近两个月没回老家看望父母,听老妈在电话里唠叨着:俺这里天天有城里人来玩儿,俺和你爸在家里鼓捣农家菜,餐餐四大桌,生意还蛮好。要不,你们抽空回来看看?

  我的语气有些心疼和埋怨:这么一把年纪了,莫折腾,身体要紧。钱是赚不完的,没病没灾最重要。你们两老要是累出了病,这还不是我和妹妹的负担?要好好休息啊。

  国庆节,天空瓦蓝瓦蓝的。一家三口人,我开着私家车,回了趟老家。我慢慢有一种感觉,随着年龄的增长,也就越来越眷念自己的父母。

  透过车窗,远远地就看见老家道场里停了好几辆小轿车。

  下了车。老家的堂屋里热闹得很,摆了四个大方桌,每个桌子围着四条长板凳。有八个人一桌的,也有十个人一桌的。还有堂屋最里面的那一桌,呼呼啦啦有十三四个人,长板凳坐不了,可能是嫌挤得慌,十多个人围着大桌子,干脆就站着吃饭、夹菜和喝酒。

  老妈在厨房里炒菜弄饭,大显身手,忙得不亦乐乎;老爸在堂屋里端茶递水,跑堂抹桌,笑容顺着皱纹爬满黝黑的脸。

  堂屋里的四桌食客,以为我们一家三口也是来吃饭的客人,有个高个子自豪地说:你们来迟了,这家有规定,每餐只接待四桌,你们去找别家吧。

  我领着老婆和儿子向爸妈打了招呼,爸妈也没时间和我们闲聊,一脸兴奋,精神矍铄,继续忙着生意。

  等客人走得差不多的时候,老妈激动地告诉我:今天又赚了四百多块,这个月下来少说也有一万出头。

  我和老婆也跟着激动起来:看看这个大好形势,要不就请个大厨和几个帮手,扩大规模,反正家里房子大,弄个十桌八桌的,那每天不是赚得更多吗?

  老妈淡定地回着:这可不行,每餐只能开四桌,这是规矩。俺也不想请人帮工,俺必须亲自掌厨。

  老爸倾向于我和老婆的想法:咱还是试试吧,雇几个人帮忙,咱自个儿也轻松一些,抓住游客多的这会儿,还能多赚点票子。

  老妈还是保留“每餐四桌”和“亲自掌厨”的意见。

  老爸联合我和老婆,不顾老妈的坚决反对,还是请了大厨和帮手,餐桌也翻了三倍,几间正房全部派上了用场。只是让老妈失了业。

  第一天,生意好,十二桌,餐餐座无虚席。老妈呆在一边,一天没说一句话。

  第二天,奇了怪,中午只有一桌客人,晚餐一个人也没有,客人们都上别人家排队去了。

  老妈气呼呼地吵闹着:你们不听俺的意见,一门心思就想赚大钱,不管也不顾客人们想吃啥子味道。俺是想多赚点钱,可俺有赚钱的原则。这回可好,一分钱都没赚到,还要倒贴大厨和帮工的工钱。

  一连两天,一个客人也没有。老爸急了,我和老婆也急了。老妈看起来一点也不急,似乎还有些幸灾乐祸。

  第四天,老妈不动声色地辞了大厨,辞了帮工,撤掉了多余的大桌子和长板凳,只留下了堂屋里的四大桌,又亲自走进了厨房。

  说来也怪,老妈重新上岗的那天,堂屋里的四大桌,又恢复了往日的光景,餐餐爆满,预定电话接二连三。

  国庆节最后一天,正当我们一家三口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几个常来吃饭的年轻老板,专车送给老妈一块匾牌,几个老板亲自动手将匾牌挂在了堂屋的大门上面,还坚持要老妈亲自扯下蒙在匾牌上的红色丝绸,瞬间,五个金色的大字光彩夺目:妈妈的味道。

  当我陪同那几个年轻老板吃饭时,我用心地品味着老妈的饭菜,这让我回想起了儿时的那种有滋有味。

  猛然醒悟。其实,妈妈坚守的就是那种原始的味道。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