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住着一个小孩


发布日期:2018-06-07 作者:王丕立 信息来源: 湖南日报

  《朗读者》节目迎来了台湾漫画家朱德庸先生的朗读,他诵读了自己的散文《写给童年的一封信》。听着他低缓的声音,我的眼睛湿润了,一个保持童真的人表达出来的真诚和趣味,总是让人特别动容。

  “你给了我方向,那个方向也许不符合社会价值观和众人的期望,但却符合我自己内心的感觉,那种感觉就是一种快乐和知足。”仿佛醍醐灌顶,一记重锤敲在我心坎,我陷入了沉思。正如他夫人对他的揶揄,他心里住着一个小孩,正是这份童心给了他无可比拟的快乐。他一直认为自己的童年存在于另一个空间,他可用时光机将它转回来。

  大人看世界用眼睛,小孩看世界用心,眼睛往往欺骗人,心却不会欺骗他,因而,他看到的世界总是很本真,本真的东西往往直接而有趣。难怪他笔下的画作,总是让人一看就触动笑点,笑后即是长久的思索,那些简单到直观的哲理我们何曾体会过?

  在世俗的目光注视下,我一直往前冲,很多年后,我转过身来,看到身后一行行歪歪扭扭的脚印,有如梦幻一般,我在感叹时光飞逝的同时,也在心里升腾起无限的惆怅,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丢失了原本俯拾即是的幸福感,让幸福变得奢侈和稀缺。我想找回童年的幸福,像朱德庸一样心中住一个小孩。

  我逆着时光捡拾那些廉价的幸福,当然幸福感仍旧毫不逊色。我得请孩子们做我的老师,他们清澈的眼睛一下就能捕捉到生活中的亮点,而我却视而不见。

  他们惊喜于花盆中一株稆生的植物,观察它每天的生长,像每天早上叫醒我的鸟鸣,透射着新奇和快乐。他们开心于每一朵玫瑰花的盛开,剪下插到室内的花瓶里,不时像飞旋的蝴蝶,凑上鼻子眯着眼睛嗅闻,洋溢着爆棚的陶醉。甚至一粒找不到窗户缝隙逃出的苍蝇,也成为孩子们好奇的观察点,他们盯住四下寻找出口的苍蝇目不转睛,仿佛全世界都在瞬间静默下来,时间也在这一刻停止,只有这一件事,苍蝇要逃出房间。那不愠不火、不紧不慢的从容观瞻,让人忍俊不禁。有时,孩子们也沿着蚂蚁迁移的路线,一路追踪而下,蹲守在太阳底下的蚁穴旁,两眼睁得像铜铃,一动不动地观察泥地上那浩大一族的壮举,你若好奇打探,小孩子准像个演说家,可以把蚂蚁的家族史演绎成新《一千零一夜》。

  若是漫画或动漫我看不出诙谐处,孩子们可长着慧眼,他们可以给我讲几天几晚搞笑主角的前世今生,还可将笑点庖丁解牛一般剖析彻底,望着我无动于衷依旧僵硬的那张脸,他们齐刷刷投来同情又疑惑的目光,最后无可奈何地收回目光,投注到书中或荧屏上的下一个可笑环节。

  和孩子们打成一片好长时间后,你突然发现世俗的声音离你越来越远,而草木拔节之声竟然清楚可辨。无疑,那个走失的小孩,重新回到了你心里。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