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发布日期:2018-08-10 作者:余仁辉 信息来源:常德日报

 

白发颂

    刻意忽略的白,从镜中一晃而过

    就像岁月,只愿意看见未来

    片刻的惊悚后,树枝停止抖动

    湖水貌似平静

    一念起,念念跟随

    入水的石子何曾下沉

    仍一圈圈撞击我的软肋

    这根白,再也不隐藏了

    它骄傲地从鬓边刺出

    如悬崖上的一朵花

    熬过,委屈过,等待着

    它突破了防线

    直接抵达我的春天

    然而它不是一根,是一队

    攀援而上的狙击手

    要狙击年少轻狂,狙击光荣梦想

    狙击飞的翅膀

    我必须和它们谈判

    再妥协,最后致敬:

    生命中的白,你说的条条在理

你就是我每天面对的镜

 

         夜雨有寄

    是多么幸运,你的来临

    像不听话的老友

    乘着夜色执意趟过

    使劲生长的山路

    趟过十五年檐外的流水

    忽又翻身上马

    得得马蹄逼近

    继而阵前擂响战鼓

    一刻不得停歇

    亲人,我披挂停当

    和你约一百回合的厮杀

    你又莞尔一笑,穿越丛林

    你又打得芭蕉脸上生疼

    你又从荷上滴滴翻滚

    你又淹没了蛙鸣

    你又洇开了一首小令

    你又在院内徘徊复徘徊

    在晚归的夜晚

    我听遍了你

    攻陷这寂寞的黑

    我的眼寻不到你的身影

    我的耳朵纵然磨成栅栏

    也抵不住雨做的春天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