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访梅林


发布日期:2019-03-21 作者:沈文峰 信息来源:常德日报

心里一直记挂着那片梅林。

初次去时,正值一年前的隆冬,下着雪,纷纷扬扬,拍出来的背景有诗的长廊,兼有一层白雪覆盖的屋顶和地面。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雪与梅相伴相生最佳,宋人早咏叹过: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梅俗了人。

今年的早春,寒气逼人,阴雨连绵了多日。听闻梅花虽开得晚,但难经风雨凄凄,想来这刻已是香殒凋残了。晚上与朋友到公园走走,却不约而同直接奔了那片林子去。

难得一日晴,沅水江畔散步的人多了起来。恢弘气势的沅水大桥横跨两岸,记得少年的我从县城去长沙须人车一起等过渡,花很长时间。朋友亦回忆1986年通车时她与妹妹同来这里见证历史性的一刻,倏忽间三十多年就过去了,一桥飞架,势若长虹,如今常德的桥越建越多,带动了城市的飞速发展。

霓虹闪烁,把桥身与江水染成了斑斓五彩的画卷,如梦似幻。水中有一叶小舟,一人坐船尾一人正撒网,看不清是夫妻抑或父子,风萧萧兮江水寒,此刻打捞的,更是对生活美好的向往。

锁心桥上行人不断,用作扶栏的铁索链下点缀有星星般的灯光,似黄金一般折射出金属的质感,一帮年轻人走过,饶有趣味在讨论是先有锁还是先有拱形门亭的问题。

过桥后越过一个草坡,就到了梅林。高高的球形灯下,大片大片密密匝匝的花瓣挤满了枝头,已开到荼蘼。先去看了那几棵黄梅,朋友说曾闻到过有馥郁的花香,沁人心脾。我手牵了一枝靠近鼻子深嗅,只余一份花蕊的清凉,而香气已散尽矣。我即兴来了一句:无缘的你啊,不是来得太早,就是太晚!惹得朋友笑了起来。

好在还可利用手机的手电筒光来拍几枝梅魂,黄梅尤俏,红梅种植得较多,但颜色却媚俗了些。雕塑墙边上有一大片,两位小姐妹被父亲领着路过,见我们在拍,妹妹也嚷着要照相。照了一次姐姐不耐烦了,在父亲的呼唤中倒跑开了去,显露出少年个性里的桀骜不驯。

返回路过抗洪纪念碑,大妈们还在跳舞,强劲的旋律节奏,让人情不自禁投入其中跟着摇摆。老有所乐,足以彰显人们生活于这座城里的幸福。这是一座火热的宜居城市,一座飞速发展中的新地标。

一路漫步,各种各地的方言充满耳际。随着越来越响亮的掌声响起,走得越来越远的良好口碑,日新月异的变化,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来常德定居,故也成就了一座包容的城市。

梅,岁寒三友之一,四君子之首,冰肌玉骨,香清溢远。她以高洁坚强谦虚的品格,予人立志奋发的激励,而凌寒留香被喻为民族的精华,为世人所重。

相约下一次的梅开,你来不来?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