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之魂—— 张雪翔和桃花源根雕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9-07-16 作者:汪肯堂 高翔 信息来源:常德日报

常德桃花源闭关修炼三年之后,景区里平添了一座新的建筑——桃源工艺术博物馆。博物馆倒不稀奇,只是馆内珍藏的那件镇园之宝一经面世就惊艳了世界,过往游客参观之后无不为之震撼。2017年8月下旬,“两岸一家亲,筑梦桃花源”常台青年大学生交流活动在这里启动,一名代表见此宝物立马下跪膜拜起来。当今世俗社会,人们见怪不怪,难得有敬仰和崇拜。什么宝物有如此惊天地、泣鬼神之魔力能唤醒世人,让人重生敬畏之心?这宝物并非什么天外来客,她只是一巨型桃花源根雕。根雕主体长15.88米,宽6.3米,高3米。那造型,那气势,初见者都会倒吸一口气。笔者亦为此根雕震撼,因而有了走近张雪翔和他的桃花源根雕的行动和下面的文字。

张雪翔其人

与桃花源根雕的制作者张雪翔打过交道的人,有的说他怪,有的说他奇,含蓄的人说他有性格。有性格是肯定的,并且是一个很有性格的人,一个很有自己个性的人。没有自己的性格,在这个物欲横流、心浮气躁的时代不可能有如此伟大的制作。笔者也觉得他很有性格,并力图从他的人生轨迹中对他进行一番解读。

那是1954年农历6月13日,张雪翔出生在鼎城区唐家铺乡仙羊村一个普通的农家。在娘肚子里不到七个月便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他,生下来就面对死神的挑战,只有老鼠那么大,哭都不会。当地一老先生也许是看出了他父母的犹豫,在一旁劝道:“秋妹(张雪翔母亲叫曾秋英),这伢儿还是要捡起,以后一定会有出息的。”被捡起养活的张雪翔从小身体很不好,肠胃病,三岁前天天拉稀,十五岁以前没离过药,自然个头也不如同龄人高大。但聪明伶俐,能说会道在当地却出了名。也因为身体不好,父母就多了一份呵护。张雪翔的哥哥只读了四年书就跟着父亲学理发,要确保张雪翔有书读。

说是确保,张雪翔差点高中都念不下去。张雪翔的父亲张启发9岁学艺,是一个理发高手,常德会战时还跟随余程万将军理过发。但他不是一个种田高手。加之又患有血吸虫病,家里困难得交不起每月5元的餐费。张雪翔只得挑两个泡菜坛子到学校,天天躲在寝室就着泡菜吃饭。而学校纪律又不允许学生在寝室吃饭。一次,张雪翔躲在寝室吃饭,被政教主任梅其元老师发现,梅老师批评他破坏学校纪律。张雪翔来脾气了,碗一甩,对着梅老师大闹起来:“不就是因为穷么?这书读不下去了!”张雪翔以为这下真的没有书读了,没想到梅老师接着到他家家访,对他父母说:“再难也要读书。这伢儿肯定有出息。”并且同意他到寝室吃饭。

家里虽然穷,父母对子女的教育还是挺严的。张雪翔至今还记得,他9岁的时候,看到货郎担里的洋葱红红的、圆圆的十分可爱,顺手拿了一个回家。父亲见了,问是从哪里来的。张雪翔如实说了,父亲说:“这是偷,赶快送回去。”张雪翔有些犹豫,父亲一脚跩了过来,并喝道:“快去!”张雪翔还在犹豫,父亲又是一脚。事后父亲教育他:“风吹的不要,浪打的不收,白来的财不发家,不养儿孙。”

高中毕业后,张雪翔选择了当兵。他知道自己条件不够,身高只有1.55米,喝了3斤水才44公斤。张雪翔自己找接兵的谈,他居然被破格录取了。张雪翔到部队长了10公分,才有了如今这般身材。

部队对于张雪翔来说是一所真正的大学。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人才济济,什么时候都不缺知识,不缺思想,关键是你对知识的态度。在部队期间,他读到了《论语》《道德经》,他常常感恩:在那个年代,能够读到这两本人类最宝贵的书是上苍对他的特别恩典。指导鼓励他读《论语》和《道德经》的高人一位是《人民日报》的资深编辑大名鼎鼎的陈凤兮先生,一位是《光明日报》的资深编辑刘德珍先生。她们两位不仅鼓励张雪翔读书,还帮他修改文章,像母亲一样关照他的生活。从她们的身上,他知道了什么是知识分子,什么是高贵,什么是博学,什么是优雅和傲骨。她们为张雪翔展示出了人性中的善良和优秀。两本宝贵的书,两位高贵博学的恩师化育滋养了他的灵魂,升华了他的人生境界和格局,让他受益终身。从此,“仁者爱人”成为他一生持定坚守的道德信仰。

张雪翔节假日休息的时候,喜欢到荣宝斋、故宫去,他不是为了游玩。到荣宝斋,他帮师傅们打扫卫生,装裱字画时当下手。师傅们也不吝啬,毫无保留地教他技术。在故宫,王世襄老师告诉他,常德桃源的木雕团队曾经在宫廷里做过御用家具,桃源工很不错的。王世襄还教他识别红木,以及如何打理保养红木。传统文化,传统木雕艺术的种子就这样深深地埋在了张雪翔的心底里。

1978年5月,张雪翔申请退伍并且放弃了部队为他在甘肃长庆油田安排的工作,毅然决然地回常德参加当年高考。他要读书,从小在风雪交加的泥泞中爬也要爬到学校去读书,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考大学读大学!这是他从小的最大心愿和梦想。他毫无悬念地考上了,被吉首大学中文系录取。系统的学习让他对中国传统文化有了更深的理解,并确立了他终生读书研究的方向。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常德县教师进修学校,一年后他当上了分管教学的副校长,可谓是平步青云。

张雪翔玩命地工作着,可当他的事业风生水起的时候,他提出了辞职。他的辞职并非他厌倦了教育工作,相反他是为了更好地从事教育工作。领导挽留他,他对领导说:“共产党的干部队伍里,少了我张雪翔这样一个领导干部,一点影响也没有。而我要进行的另一项事业,少了张雪翔就会有很大的损失。”他是这样的坚定,又是如此的自信,1996年他的要求得到满足,上级组织同意他提前退休。

没有了公职的张雪翔应该算是下海了,他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常德市九龙宫庭木雕研究制作中心。他的公司逆潮流而动:他用的原材料不进烘烤房,全靠自然阴干;他拒绝现代工艺和电脑机器雕刻,全部按照中国宫廷御用木雕家具的规制法度,用桃源工一刀一刀来雕琢;他也不做批量,一件产品就是一件独立的艺术品。他们制作一套宫廷木雕家具生产制作周期需要十多年。他的企业宗旨就是他自己写的一首诗:“千古中华民族魂,千年佳木亦有灵,百年坚守百年梦,雕琢还成旷世珍”。

千年树根

2003年4月,张雪翔主持雕刻的《中华根》在常德市博物馆展出,一时间省市新闻媒体争相报道,成了一个热点。桃源县西安镇林业站长李炳泉看了新闻后不服气地说:“这不算什么,我们这里的柳树根才能算是中华根。”这话传到了张雪翔的耳朵里,他没有丝毫的犹豫,4月8日就找到了树根的所在地——桃源县西安镇明溪村。这是一棵柳树,生长在一条小溪旁,应该是一棵历经千年的老树。因雨水的冲洗,交错的根系有一部分裸露在外面,盘踞了100多平方米的地方。树的主干直径将近两米,树高有近100米,但已空心了70多米,真正的要行将就木了。张雪翔被这棵树震惊得无语了,他的血在往上涌,他想入非非,他有似曾相识之感,又有相见恨晚之痛。当他回过神来,他没有丝毫的犹豫,也没有讨价还价,更没有细想后面要怎么办就交了5万元订金。

张雪翔后面遇到的困难非常人难以挺住。首先是路的问题,如此大的树根要运下山,没有一条像样的路是不行的。从319国道到西安镇,再到明溪村,有近百公里,没有一截像样的路。弯多、弯急、坡陡、路窄,有时路的一边是悬岩峭壁,一边是万丈深渊。时隔15年的2018年5月18日,笔者去体验了一回。如今路况应该是好多了,仍然不敢想象当时情境。

从西安镇到明溪村的路不能算是公路,那只是村民出行的一条便道,有三十多里,大型的卡车没法开进去。张雪翔首先着手修整这一段路。请谁来运?张雪翔考虑只能请本地人,毕竟他们对路况熟悉一些。当时的西安镇,只有邱凌云有一辆货车。当时38岁的邱凌云已有七八年开货车的经验。张雪翔找到他时,他满口答应了。可回到家里,妻子不同意。邱凌云以答应了的事不能反悔为由,自行把货车的车箱板拆了,将车子改成了平板车,开到明溪村的现场,足足等了一个星期。2018年5月18日,笔者见到了邱凌云的妻子王华,问她当时为什么反对邱凌云运树根?她说:“恐惧。太危险了,一出事那是车毁人亡的事。后来车子还是被压坏了。”并非只有邱凌云的妻子反对,张雪翔的妻子也一样反对。她看到张雪翔着了魔似的,不断地往里砸钱不说,她也觉得危险太大。她多次劝张雪翔:“我们不要那树根了行么?我们修的路,花的钱权当做了善事。”此时的张雪翔真的着了魔,哪能听得进妻子的劝?

4月29日,张雪翔从湘西金矿请来的吊车司机郭本财已把30吨位的吊车开到了他们在半山腰挖的一个坪里,同时还安装了两台30吨位的绞车。树蔸的周围和底部已掏空,根系已截断。一早,张雪翔请人举行了一个简单的祭山仪式,只是他到山下去买东西而没有参加仪式。钢绳已把树蔸套牢,一切准备妥当了。张雪翔指挥吊车和绞车同时起吊。没想到,吊了半天,树蔸纹丝不动。树蔸没有动,郭本财却不小心从山上滚了下来,一旁的人惊出了一身汗。郭本财倒是没什么,爬起来,抖了抖身上的泥土,向张雪翔笑了笑,不无风趣地说:“报告校长,一点也没有受伤。”张雪翔离开教育岗位多年了,人们还是喜欢喊他校长,因为他身上的文人气,让人们不愿意往老板那方面联想。午饭后,跟随张雪翔多年的木匠张和清爬到树蔸周围挖的一个坑里,想看看是不是还有根没有斩断,不然,为什么吊不动呢?张木匠是一个很仔细、又喜欢动脑子的人。张木匠刚刚爬进去,听得张雪翔声嘶力竭地一声喊:“和清!和清!”张木匠应声跑了出来,这时支架上的一个上百斤重铁质的吊葫芦从上面直砸到张木匠刚才爬的坑里。好险,差一点要出人命。大家不得解,有点束手无策。张雪翔第二天一早重新举行祭山仪式,吊车再次起动,树蔸终于起来了,平稳地放在了拖车上。

邱凌云小心翼翼地把车启动,像蠕虫一样慢慢地往前开。他的车是严重三超——超长、超宽、超重,车胎都有些变形。遇到危险的地方,他就把车停下来,察看清楚地形,比划好尺寸,才慢慢开过去。车过了西安镇后,路稍宽了一点点。可是,在一急拐弯处,无论如何都过不去。左侧是一百多米深的峡谷,右侧有一农舍。除非把农舍拆掉一间。张雪翔与屋主人交涉,还好,主人同意了他们拆房。张雪翔把木匠们招来,三下五除二就拆了一间房。邱凌云的车得以平安通过。张雪翔心想,这下坏了,还没有跟主人谈补偿,人家会不会借此讹诈一笔钱?张雪翔这下低估了人家,事后,房屋主人只要了几个工钱。  邱凌云的车终于安全地开到了319国道上,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并把喇叭按响,长鸣达5分钟之久。他事后告诉张雪翔,他也害怕,只是不敢跟大家说,更不敢跟妻子说。平时最多半天的车程,这次他们花了两天一晚才把树蔸运到常德。

张雪翔在自己的厂门口专门为这千年树根搭建了一个棚屋,这千年树根算是有了一个临时的住所。为此,张雪翔花费了上百万元。

千古绝唱

张雪翔对树蔸进行初步技术处理之后就开始进行养护,在树根上雕刻什么东西?最终打造成一件什么艺术品?他一时还没有很清晰的思路。他最初想到的还是“中华魂”,因为他还沉浸在“中华根”成功的喜悦里,囿于“中华根”的思维框架中。2007年,张雪翔为这树根专门修了一间屋,每天派专人去养护,自己也天天去看,去琢磨。他说,把它当祖宗一样供奉着。几年下来,这树根什么也不雕,什么也不刻就已经很打动人了。

2007年,广西大开创有限公司出价880万元要买下这树根,计划在上面雕刻中华龙,由张雪翔来主持做,费用另外计算。从生意的角度,张雪翔已经不亏了,并且对方也是计划做中华龙,与张雪翔的想法趋同。张雪翔和对方把协议签好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找不出任何理由,协议签完后,张雪翔通晚睡不着。他内心很纠结,却不知纠结什么?对方准备把第一笔订金打到他的账户上,张雪翔最后拒绝了。之后,还有北京的公司慕名而来,出更高的价买他的树根,张雪翔亦不为之动心。他在等待,但他不知道在等待什么?

2013年,常德市委作出对桃花源景区闭关三年、提质改造的决定,张雪翔的思想也随之开始兴奋活跃起来。

这树就生长在桃源境内,属大桃花源景区;若论年份,这树也许与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同时代,都是一千多年了;《桃花源记》是一篇千古奇文,这树根也是千古奇根,二者结合是天作之合,应该是千古绝唱,这树就是为桃花源而生的!

想到此,张雪翔忍不住又来到他看过了千百遍的树根前,仔细琢磨起来。那长长的主根,上面都腐烂了,处理之后形成一条弯弯曲曲不规则的槽,这不就是武陵渔人进入桃花源的那条小溪么?张雪翔想象着,把树根的各个立面展开,《桃花源记》里描绘的场景一幕幕浮现出来,太绝了!

张雪翔忍不住把自己的这个想法告诉身边的朋友,朋友们都说好;他又去常德市分管文化的领导那里汇报,领导完全赞同;组织常德市的文化专家开座谈会,没有一个提出异议,最多只是一些细节的补充。接下来是把想法变成可以施工的图纸。

一个好的想法与一张完美的可以施工的图纸间的距离有多远?只有张雪翔自己心里有数。张雪翔率领他的团队花了两年时间,前后设计了6套方案。前不久,笔者在他的让满山花开书院里看到了那堆得小山一样的设计图纸,张雪翔指着这些图纸说:“它们花费了我两年的心血,还有几十万元费用。”

张雪翔记得很清楚,2016年1月15日,一个晴朗的日子,市委宣传部原副部长张志平主持了他退休前最后一次专项审议会。他的设计获得了高度认同,全体一致通过!他的设计到这时才算完成。

万事俱备,张雪翔本可以立马动起手来,可是与根雕“婆家”的谈判还没达成一致,人家只出价515万元作为买树根及其制作等全部费用。张雪翔反复计算,没有一千多万元是拿不下来的。张雪翔没有想从中谋利,但也希望不要亏得太多。如果从生意的角度来思考,他早已亏了。妻子劝他,人家给多少钱,你就做多少事。张雪翔也想,如果不按高标准,515万元也不会亏。但是,他不想降低标准,不想给自己的梦想留下遗憾。有朋友劝他,基座就不用原计划的南美黄檀,用其它木材代替,可以省一大笔钱。张雪翔计划基座全部用南美黄檀,需要160多立方,时价500多万元。张雪翔心想这是千年大计,不可以留下遗憾,到时自己会后悔一辈子。最终,张雪翔接受了515万元的价格,可标准在他这个乙方的心里一丝一毫也不肯降低。这成了现代交易史上一个特殊的案例,甲方不加价,乙方亏本也不肯降标准。他在心里说:“谁要我看上这婆家了呢?”

2016年5月1日,是这树根运到他家13周年的日子,也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张雪翔举行了一个简单而庄重的仪式,正式开工动刀。他在根雕现场挂了四条巨大的横幅标语:“不惜代价竭尽全力将‘桃花源根’打造成世界文化艺术瑰宝。”“华夏文化血脉之根,中华民族复兴之本。”“人类和谐大同之根,世界和平安定之本。”“千古桃源千年梦,雕琢还成旷世珍。”四条横幅标语足以可见张雪翔的决心和气魄,也是他对社会的庄严宣告与郑重承诺。

虽然图纸很详实,也有协议在先,只要按图施工就可以了。可是,张雪翔自己心里还有一幅图纸,还有一份协议,那就是唯美唯艺术的图纸和协议,那就是一定要打造成为世界级艺术瑰宝的庄严宣告与郑重承诺,他一生最喜欢说两句活,一是:“仁者爱人”,二是“一诺千金”。他发现图纸上渔人缘溪行的那条溪两岸的桃树太少,张雪翔要求工匠们增加了三倍。要知道增加一棵桃树要增加好几个工,这都是要增加成本的。渔人背的鱼篓,图纸上网线只有十几根,如图刻出来就会显得不精细、不真实,张雪翔要求工匠加了几倍的网线。座基上那《桃花源记》等文字,协议上也没有明确是阳文还是阴文。张雪翔觉得阳文更接近自然和真实,他决定全部阳刻。要知道阳刻是阴刻三倍以上的工作量啊。作品完成之后,因为阳刻的文字美妙得不可思议,不少外行游客看了,还以为是先做好字再用胶粘上去的。那个跪在根雕前的台湾同胞是内行,他想见见作者。他说:“没想到大陆如今还有如此精细的工匠,有如此伟大的创作,连阳刻的书法作品都是这样浑然天成。”按照张雪翔的要求,工作量在成倍地增长,而协议交作品的时间只有一年。唯一的办法是增加工匠。多的时候,有三十多个工匠一起工作,张雪翔自己当然是日夜守在现场。

2017年3月28日,一件举世无双的艺术作品——桃花源根雕正式完成。专家们评审时没有任何异议,甲方没有任何异议。两年多了,参观者也没有任何异议。

桃花源根雕如同《桃花源记》一样,一经问世,不分地域,无论男女,不分贵贱,无论长幼,唯有喜爱。

不是千古绝唱,不会有如此广泛的认同!

作品无疑成功了,张雪翔却病了。他吃几个月的中药不见好转,只得接受西医手续治疗。他住了3个月的医院,动了两次手术,还进行了一次抢救,差点丢了性命。

归复平静的张雪翔回到了他的书斋——让满山花开书院,又开始了他的读书与思考。回首与桃花源根雕那份缘,他觉得自己的一生都是为她而来。他之前的知识储备、艺术修养、人生历练,甚至财富的积累,都是为了完成这旷世经典之作。

做了一笔亏本买卖的张雪翔还很自豪,“我做了一件伟大的世界级艺术品,值了。”湖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杨金鸢特意致信祝贺桃花源根雕的巨大成功。他在信中说:“桃花源根雕是一件伟大的旷世经典之作,能够向全人类立体直观展示中华民族千古以来的和谐大同社会理想,能够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有力的文化自信。”朋友们安慰他:“桃花源根雕一定比你活得长久,你也会因桃花源根雕活得更长久。”张雪翔笑了,真心的。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